门户 文史研究 文史研究成果 订阅
文史研究成果

回忆1960年大海啸

2017-5-25 17:02| 发布者: ltzx| 查看: 522| 评论: 0|原作者: 王永仁|来自: 《读乐亭》杂志

摘要: 回忆1960年大海啸○王永仁  1960年7月28日晚至29日凌晨,乐亭县及沿渤海各县发生了大海啸,笔者海啸时在孙庄大队网铺(小港),亲自看到海啸的真实情况,为了让后人了解当时乐亭农场和孙庄大队网铺遭受的灾害,把 ...
回忆1960年大海啸
○王永仁

  1960年7月28日晚至29日凌晨,乐亭县及沿渤海各县发生了大海啸,笔者海啸时在孙庄大队网铺(小港),亲自看到海啸的真实情况,为了让后人了解当时乐亭农场和孙庄大队网铺遭受的灾害,把海啸发生的情况做一下介绍。
  1960年7月24日,这天开始刮东风下雨,根据天气预报,渤海要发生大海啸。天气连续4天下雨刮东风不停,海水不停地涨,危机着海挡。到7月28日,海水把农场海挡冲的破烂不堪,多处已被冲垮。当时农场不知道海挡被冲垮的情况,农场领导对本次将要发生的海啸十分重视,要求农场下属各单位领导,都在各单位办公室值班,接听电话。场长、书记、各科室的干部,都到场部待命,当日下午,网铺有人打电话,说农场海挡冲出4个口子,让农场人去挡。场领导接到电话后,立即研究修补海挡,决定让30多名“右派”网铺去挡,由保卫科长邢文善带队。当时邢文善对海挡路线不熟悉,经领导研究让我带路。场长派人把我叫到办公室,布置这项任务。接到命令后,当日下午4点30分,邢文善和我带着30多名“右派”立即出发。每两个人一副抬筐,一个扁担,每人一把锹,抬着草袋,顺着北支渠大道向西走到四排斗西岸。天已经黄昏,顺着西海挡向南走,到三农海挡已经冲出了大口子,由于海挡里面是取土坑,海水冲力大,把海挡冲了一个很深的大沟。为了查清海挡被海水冲破冲坏的程度,只能从远处绕行。天越来越黑,还下着小雨,我们见海挡口就绕行。到海挡西南处时,西海挡已经冲的破烂不堪。海挡最南端有一个沙岗子,我和邢文善协商,决定我二人去网铺打电话,请示场领导。因为海挡内外都是海水,无法修补,当时决定,大部分“右派”留在沙岗子上,只带着2个人,我们4个人顺着海挡去找网铺。这次修海挡全体人员只有一个手电筒,海挡内外全是海水,只有海挡顶露出水面。我知道顺着海挡向东走,越走离海越近,一旦涨潮必定把修海挡的人冲走,我是带路的人,责任重大。因为涨潮的时间快到了,涨潮前必须找到网铺。正在焦急时,突然发现海挡里埋着一块木板。由于下雨冲刷的缘故,露了出来,我估计是当地的渔民回家上海挡,为了路好走埋的此板,这里离网铺一定不远。于是走在前面的3人叫回来,约定我在海挡上拿着手电筒给他们照亮,找不到网铺按照手电筒亮光回来,如果离开海挡都是海水就会迷路。过了一会儿,他们3个呼喊道:“我们找到了网铺。”我按照他们的声音过去,一看是大苗庄网铺,趟着海水赶紧向东走,就到了孙庄大队网铺。我立即给农场打电话,是张桐生副场长接的电话,说明海挡已被冲坏,海挡内外全部被淹,无法取土不能挡了。电话汇报了海挡被冲坏的情况后,就向场请示:“我们在网铺等还是回农场。”场长回答:“你们都去网铺等着,明天全场人员去修海挡。”接完电话,我立即让两个“右派”按照原来的路线回到小港网铺,让留在沙岗子上的30名“右派”回网铺。他们把抬筐扁担草袋放到沙岗子上。因为天气下雨,每人都顶着草袋,拿着锹,跑步到网铺,这些人一进屋就听到海上渔民说:涨潮了。
  海啸的威力太大了,平时涨潮海水是哗哗的响声,这次是隆隆的巨响。由于波能集中,波能瞬间变成位能,使波形突变,波峰高涌,同时发生咆哮声,造成人的心理紧张。我走出房子去看,就见大海一个浪接一个浪,海水直涨不退,再加上海啸的巨响海水一直涨,一会就涨到了网铺院内,围着院内东面的高粱秸秆寨子被海浪一下压在下面不见了,几个海浪就进了网铺院内,紧接着海水涌进了屋内。当时在海上常驻的渔民都慌了神,幸亏有“右派”带来的草袋,立即装沙土,用草袋把门挡上,把所有带来的沙袋装上沙土,靠在房屋墙外边,以减少海水冲击土墙的力量。
  海啸产生严重灾害,不仅淹没了沿海地区,而且还有很大的破坏性,摧毁了沿海建筑物。我们眼巴巴地看着院内被绳子拴着的一个8米长的大木料被海水托着,把盛满卤虾的大缸撞击得乒乓乱响。过一会儿,院内的200多个盛满卤虾的缸和捕鱼设备全部冲走了。那场面,让人不寒而栗。
  此时,孙庄大队20余人及30多名“右派”都慌了神。正在慌乱着急之际,网铺负责人钟印楠拿起墙上挂着的大枪朝门外连放了三枪。有人问他为啥开枪,他说外边如果有船过的话听见了枪声就会来救咱们。有人又说,这么大的海浪谁敢来到这里救人?这时在海铺多年生活的老渔民都害怕了,他们说:因为房子是用泥土垒的墙,没有水泥勾缝,几个海浪把墙缝的土冲走,房子必然会倒。屋内的人听后乱成一团,越发紧张起来。
  自然灾害破坏性太大了,当时若不是我在西海挡发现的那块木板,这30多名修海挡的人若是晚到半个钟头网铺,我们这些人都会被海水淹死。
  海水从次日开始落潮了,老渔民突然兴奋地说饱潮了,当时我问什么是饱潮,渔民说是不再涨了。这时人们的精神才终于放松起来。等到天亮我上房顶环顾四周一看,农场海挡、孙庄网铺通农场的电话杆子全部冲没了,四周都是海水。稻田也被淹没。
  这次海啸将孙庄大队网铺多年积累的物质财产全部冲走,损失惨重。海啸还把农场海挡全部冲垮,海潮海水顺着排水渠道倒灌入农场的稻田地,造成土地返碱,稻田死苗严重,使农场遭受了重大损失。
  海啸过后,农场广大干部职工在大难面前不低头,场领导组织全体职工与恶劣自然灾害做斗争。大家不分昼夜,全力以赴排除海水,想尽一切办法抢救稻田,经农场职工的努力,力争取得较好的收成。
  (作者王永仁,王滩农场退休干部。)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乐亭政协网

Powered by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河北省乐亭县委员会 X3.3 ( 冀ICP备17018697号 )

© 2001-2013 Comsenz Inc. GMT+8, 2019-2-23 02:10 , Processed in 0.187500 second(s), 24 queries , File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