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户 文史研究 文史研究成果 订阅
文史研究成果

史梦兰与《古今图书集成》续篇

2017-5-25 16:54| 发布者: ltzx| 查看: 1326| 评论: 0|原作者: 周景宝|来自: 《读乐亭》杂志

摘要: 史梦兰与《古今图书集成》续篇○周景宝  2012年秋,笔者在地方刊物上刊出了一篇习作《史梦兰与古今图书集成》(原载《读乐亭》35辑),文虽浅陋,因其中涉及到了大港史家所藏《古今图书集成》的下落,故在当地引起 ...
史梦兰与《古今图书集成》续篇
○周景宝

  2012年秋,笔者在地方刊物上刊出了一篇习作《史梦兰与<古今图书集成>》(原载《读乐亭》35辑),文虽浅陋,因其中涉及到了大港史家所藏《古今图书集成》的下落,故在当地引起了相关人士的热切关注。
  关于史家《古今图书集成》的去向,此前在社会上曾有几种说法,但结果是相同的,即藏于北京国家图书馆。为了说明此事,在此复述一下事情的前因后果。
  清同治三年(1864)正月,乐亭前贤史梦兰从北京某勋旧世家购置到了《古今图书集成》。适昌黎县举人崔树宝来乐亭大港史家,见到《古今图书集成》后,万分高兴,为作《还史香涯先生书适闻先生新自都门购书数车来赋此誌喜》。晚些时候,史梦兰亦作《复崔子玉孝廉树宝即追和其春初见寄原韵》。
  光绪元年(1875)三月下旬,史梦兰辑成《图书便览》一百五十卷,并作有《图书便览》自序:“《古今图书集成》当时储之内府,并分赐王公大臣及纂辑有劳与四库献书最多之家。日久收藏不谨,率多散失,迄今首尾完善者,十不得二三焉。同治三年,余于都门故家购得一部,幸无残缺,以兼车而归,凿壁藏之,护以纱橱。涉猎之余,时用自快。”[1]此后,《古今图书集成》成为史梦兰书橱之中的极品。
  若干年后,乐亭本地学者李荣亭在《京东第一家》等著作中多次提到了《古今图书集成》的消息:“刘氏私立小学藏有《古今图书集成》一部,称万卷,内分历象、方舆、明伦、博物、理学、经济等六编,乾象、岁功、历法等三十二典,共计6109部,清雍正四年印成,共印了六十四套。这部书是刘坦以万两白银从大港史家买的,赠给刘氏私立小学,以后刘家败落,又被刘坦的后人从学校要出,卖给了北京,此书现存北京图书馆。”[2]“学校藏书有万卷,有《古今图书集成》一部(现存北京图书馆)。”
  原乐亭县中医院贾秀林先生,曾在《史香崖轶事》中也谈到此事:“《古今图书集成》一书,选择之广,卷数之多,为群书之最。内分六编,三十二典,计6109部,文人皆难得一见。梦兰却不惜重金,购得其全部,藏于“止园”之中,以便随时参阅。后来此书由其后人以万两白银之高价,卖于京东第一家刘石各庄,现藏于北京图书馆。”[3]
  又据贾秀林先生,“京东第一家护院武师宋三”一文回忆,上世纪二十年代初,刘家曾雇用过一名武林高手宋三。宋三曾为汀流河刘家看家护院十余年,从未出过差错。“刘家有一部《古今图书集成》放在家里怕不安全,请他护送到北京,他欣然答应,并没有收取护送费。”[4]
  另有乐亭本地学者王景祜,亦在《刘氏私立亲仁小学》文中说到“图书收藏较多,原有《古今图书集成一部》,(现此书存于北京图书馆)。”[5]
  《乐亭县志》(1994年版)在“乐亭士族”一章中则说“书房藏印书版,善本书如《古今图书集成》后转卖给汀流河刘家,刘家又卖给北京,今藏于北京图书馆”。
  今唐山师范学院教授石向骞先生是国内研究史梦兰的专家。承石先生告知,当年史梦兰的藏书上均钤有“尔尔书屋藏书”的藏书章。为查清此事,石先生曾亲去北京国家图书馆访查史梦兰《古今图书集成》的下落,遗憾的是,未发现钤有史氏藏书章的《古今图书集成》刊本。
  2016年正月,笔者意外接到贾秀林先生的电话,长者有话,晚生焉能不从?旋往贾府拜访。贾先生精神矍铄,思维敏捷。开门见山,便说到了史梦兰《古今图书集成》之事。原来,拙文发表后,贾先生与李荣亭先生一直在探讨此事,在电话里有多次商议,并认为当年的确是宋三将《古今图书集成》送至北京,不会有错。对拙文写明今国家图书馆未见有史氏藏书章的《古今图书集成》之事,贾先生仍是半信半疑。
  为理清此事,我们应再回顾一下史实。
  1917年5月底,一代伟人李大钊在《乐亭通信》一文中亦提到了《古今图书集成》:“乐亭史香崖先生,学识渊博,藏书最富,闻有《古今图书集成》一部。先生殁后,此物辗转易人,现储于邑城某当铺中,渐有散佚,似此巨制,应由公家团体购置保存,补其零失,以备文献之征考。否则鸿编巨制,沦为断简残篇矣。惟关心图书者,留意焉。”[6]
  《乐亭通讯》是在什么背景下写成的?
  1917年5月初,为了探望生病的妻子,李大钊决定回乡。此次行迹后在《旅行日记》中均有记述:“昨晚八时三十五分,由北京乘京奉通车出发。幸乘客不甚拥挤,余因得二三尺地以容身。夜半,车抵天津,天将破晓,过雷庄猛忆此为辛亥滦州革命军失败之地,白亚雨先生,王金铭、施从云二队官及其他诸烈士,均于此地就义焉。(6日)抵昌黎,下车投大德增客栈。便饭毕,已八时倾,倩店伙为雇驴车一辆,驱之入碣石山。二时许,下山驱车返大德增栈时,投宿之客纷至沓来,……明晨南归,尚有陆路八十里,余容续陈。”[7]
  5月7日,李大钊回到乐亭大黑坨村,至6月22日返京,时间长达一个半月。在这段日子里,李大钊漫步于乡野田间,“麦陇青青,遥望村落,人家烟树,俱于沈寂清静之中”,“辄择乡间村落中之清新空气,足以舒都市之苦倦者”。[8]5月23日,自乐亭寄出了《乐亭通讯》,
  期间,李大钊与各界人士有了广泛的接触,“抵里以来,纷于亲朋之访问”,“吾友容君伯挺,尝为余言”[9],作了许多社会调查,如老百姓对时局的看法,久旱无雨,粮价昂贵,以及官办盐政,民怨沸腾等等。有关《古今图书集成》的下落,应是此时知悉的。
  在《乐亭通信》中,对《古今图书集成》的状况,李大钊已经非常了解:“先生殁后,此物辗转易人,现储于邑城某当铺中,渐有散佚。”这段话中蕴藏的信息就是:史梦兰殁后,因某种原因,《古今图书集成》曾被史家后人(或外人)抵押至乐亭县城某当铺,已有散失。这与上述《乐亭县志》以及贾、李、王三位先生的说法显然不同。
  众所周知,《古今图书集成》正文一万卷,目录四十卷,装成五千零二十册,计五百二十二函。该书共分六汇编,三十四志,修订后改为三十二典。共六千一百零九部。
  若按照《京东第一家》的说法:“刘氏私立小学藏有《古今图书集成》一部,称万卷,内分历象、方舆、明伦、博物、理学、经济等六编,乾象、岁功、历法等三十二典,共计6109部。”从上述描述中,我们也看不出刘氏私立小学的这部《图书集成》有任何“散佚”的迹象。一般的说,刘坦花费一万块现大洋,为学校买的应不会是残缺不全的《古今图书集成》吧。
  上次在《史梦兰与<古今图书集成>》文中,对《乐亭县志》(1994年版)的说法,笔者曾天真地认为“此话应非诳语,定有所本。”如今看来,是其编写人员未曾见过李大钊的《乐亭通信》一文。
  2011年7月18日,在杭州市浙江世贸君澜大饭店三楼世贸厅举办的西冷印社2011年春季拍卖会古籍善本专场上,乐亭大港史家的旧藏《古今图书集成》七册,以人民币287500元成交。书页上有三枚印章,分别是“竹素园丁”(白文)、“乐亭史氏图书之记”(朱文)与“早知穷达有命恨不十年读书”(白文)。毫无疑问,此拍品正是当年乐亭县城“某当铺中”已经“散佚”的“断简残篇”。

图一:杭州拍卖会上《古今图书集成》拍品照片

  
图二:北京拍卖会上《古今图书集成》拍品照片

----------------------------
  2013年10月27日,北京美三山拍卖有限公司2013古籍精品拍卖会拍品信息中,亦有乐亭史家的《古今图书集成》一册,书内印章亦与前述相同,起拍价是人民币7500元,不知最后以多少人民币成交。
  许多事情的发展,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李大钊当年所担心的事情,最后还是发生了。
  (本文有关拍卖会的内容,参考了“冀东艺文的博客”中的信息,谨致谢忱)
  注释:
  [1] (清)史梦兰原著,石向骞主编:《史梦兰集》(第一册),天津古籍出版社2015年,第367页。
  [2] 政协乐亭县委员会编,李荣亭著:《京东第一家》(乐亭文史资料第六辑),1996年8月编印,第149页。
  [3] 徐兴信主编:《读乐亭》5辑,乐亭文化研究会2005年3月,第109页)
  [4] 徐兴信主编:《读乐亭》25辑,乐亭文化研究会2010年3月,第113—114页。
  [5] 政协乐亭县委员会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乐亭文史》(第四辑),1989年10月编印,第102页;政协乐亭县委员会编,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河北省唐山市委员会:《唐山文史资料大全》(乐亭卷),2013年1月编印,第517页。
  [6] 朱文通等整理编辑:《李大钊全集》(第二卷),河北教育出版社1999年,第708页。
  [7] 朱文通等整理编辑:《李大钊全集》(第二卷),第700—702页。
  [8] 朱文通等整理编辑:《李大钊全集》(第二卷),第706—707页。
  [9] 朱文通等整理编辑:《李大钊全集》(第二卷),第706页。
(作者周景宝,北京市政管理处退休干部。)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乐亭政协网

Powered by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河北省乐亭县委员会 X3.3 ( 冀ICP备17018697号 )

© 2001-2013 Comsenz Inc. GMT+8, 2019-8-19 18:28 , Processed in 0.156250 second(s), 8 queries , File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