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户 文史研究 文史研究成果 订阅
文史研究成果

抗日联军攻打汤家河

2017-5-25 16:52| 发布者: ltzx| 查看: 587| 评论: 0|原作者: 呼景山|来自: 《读乐亭》杂志

摘要: 抗日联军攻打汤家河○呼景山  1938年7月,在中共北方局的领导下,冀东举行了抗日武装大暴动。乐亭在闫达开、李海涛、侯辅廷等领导下,在城东成立了抗联十总队二、三大队。在葛成斋、黎巨峰等领导下城西成立了十总 ...
抗日联军攻打汤家河
○呼景山

  1938年7月,在中共北方局的领导下,冀东举行了抗日武装大暴动。乐亭在闫达开、李海涛、侯辅廷等领导下,在城东成立了抗联十总队二、三大队。在葛成斋、黎巨峰等领导下城西成立了十总队一大队。王静安、陈国珍等在三义庙、李家寺等成立了特务三总队。汀流河在刘冠英等领导下成立了二十总队。一时间抗日武装举大旗、收枪支、攻据点,暴动声浪席卷全县。
  长芦盐警驻乐亭沿海的盐警大队队长叫长刘定(刘再生),他为人正直,具有一定的民族意识,当时的抗日暴动对其深受影响。在中共冀热边特委闫达开同志的争取下,刘定和刘汝俊毅然地反戈参加抗日暴动,以后编入华北抗联39总队。这支队伍军事素质较好,武器也较齐备。暴动以后,活动在汤家河、姜各庄一个带,并与侯辅廷、翟文彬领导的十总队取得了联系,聘请了老共产党员岳泽普当了总队伍的党代表。
  这时,抗联已拿下了姜各庄、胡家坨警察分局,只有汤家河的伪军还在负隅顽抗,伪警察三分局局长罗维舫、保卫团大队长白敬凡把其所属的汤家河、胡林田庄、张美崖、白沙坨、裴滩、邓滩、宋庄、张各庄等8个大乡和警察分驻所、保卫团等人员都集中到汤家河,在街口和住户、商店的房上修筑工事,准备弹药,负隅顽抗。此时,包围汤家河的抗联刘定大队已与马城廒张子耕发动的农民暴动队合并,已发展到近千人,从东、南、北三面围住了汤家河,西面放开一个缺口,并在三里以外设了埋伏,专等闫各庄(四区)之敌来救援,抗联(红军)部队队部设在马城廒新庄子地主张跃东家。总队长刘汝俊和政治部主任刘定、马城廒张子耕经常出出进进。由张跃东家长工陈连波负责给刘定、刘汝波做饭烧水送信找人。
  张子耕,1917年生,马城廒新庄子人,自幼家境贫穷,但其为人秉性刚直,豪爽义气,好交朋友,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有“耍人”之称。日本侵华后即有抗日报国的思想。1935年被当时中共乐亭县委发现,责成县武工委员周殿俊联系并培养其入党。经过长期考验,认为张子耕工作积极,认真负责,交给的各项工作都能圆满完成,当时乐亭的县委书记李惠昌同志曾亲自向来到县检查工作的李葆华同志汇报过张子耕的问题。葆华同志因其有旧社会“耍人”之称,恐其社会交往复杂,对保守党的机密不利,说需要继续考验一段,暂未接收,仍按党的积极分子对待。但张子耕并不灰心,仍然一如既往地积极工作。1938年,张子耕领到上级宣传组织抗日暴动任务以后,串庄入户宣传发动青年入伍。这次围攻汤家河,他自报请缨进据点说服警察局、保卫团放下武器。第一次,他只身一人进到据点,见到警察分局长罗维舫,保卫团队长白敬凡后,说服他们放下武器,但二人非常顽固,拒不答应。但他找到商会,商会答应出部分资金,资助抗日联军抗日。第二次,他又要求去汤家河作说服工作,得到刘定的应允,并派四名战士随从,没带武器。据当时伪警长陈希孟说:张子耕到汤家河后,进入警察局(赵玉德家大院)见到罗维舫、白敬凡,讲明当前形势,继续坚持,联军就要攻打,要求他们放下武器,愿参加抗日的留下,不愿参加抗日的回家。敌方提出的条件是:伪警携带武器全部撤出汤家河。张子耕没有答应。敌人自以为汤家河据点里军警众多,工事遍地,坚如磐石,固若金汤,暴动的红军不过是乌合之众,虚张声势,拒不投降。他们把四名抗联战士放回,却把张子耕押在赵家北正房的东正房屋,妄图以张子耕为人质,换得抗联不打汤家河。过了五、六天,抗联听说敌人把张子耕杀害了,就立即召开紧急会议,决定立即攻打汤家河。会后迅速行动,于当天午夜(8月24日)从三面进行攻击。抗联队伍首先从东南角突破防线,进入街心时,开展巷战。伪警察和保卫团等守敌仍在负隅顽抗,凭借民房上的工事向联军射击,一时很难攻破。联军队长找了两名嗓音好的战士喊话,在一阵猛烈的枪声过后,一名战士伪装守敌高喊:“别打了,我们缴枪!”接着另一名战士喊:“你们放下武器走出来吧,我们优待俘虏。”夜间声音传得很远,其他守敌听到后也就放下武器投降了,一部分敌人则钻进了村边的庄稼地逃跑了。因此,抗联战士损失较小。抗联领导采取诱降敌人的办法,在大街上对躲藏在民户内的团丁喊话:“赶快缴枪,红军优待俘虏!”又佯装成被打的团丁乱喊:“别打了,别打了,我们投降!”就这样,各院民团以为有的投降了,纷纷走出院门向抗联投降。其余守敌在战士们猛烈攻击下,全面溃败。天亮前,敌军见大势已去,四散突围逃跑。抗联进入汤家河后,和马杨庄的群众四处搜寻张子耕的尸体,终于在赵家后院发现。抗联领导命几个战士从镇上董老福木匠铺拉来一口桑木棺材,装殓后送到马杨庄。由于张子耕是因公牺牲,大队政治部主任刘定亲自带着米面布匹等物品到张家对其家属进行慰问。
  汤家河战斗共击毙伪警察、保卫团8人,俘虏30多人,缴获长短枪30多支。据白敬凡交待,在突围时还死伤三、四人。抗联战士牺牲3人。埋伏在汤家河西的打援部队,在8月23日与来援的闫各庄四区警察激战两小时,全歼了这股敌人,当场击毙了警察四分局局长韩雨春和警长郭俊起,警士高东桥。在攻打汤家河战斗中,益和当老东家赵玉德正在枪战猛烈的时候,想到益和广(也是他家的买卖)去,走到街北井沿上被流弹打中头部身亡。打下汤家河后,当地爱国青年纷纷要求参军抗日,三十九总队迅速扩大。
  解放后,政府逮捕了白敬凡,白对与三分局局长罗维舫指示部下杀害张子耕的罪行供认不讳,政府依法判处其死刑。追认张子耕为革命烈士。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乐亭政协网

Powered by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河北省乐亭县委员会 X3.3 ( 冀ICP备17018697号 )

© 2001-2013 Comsenz Inc. GMT+8, 2019-4-21 04:40 , Processed in 0.156250 second(s), 8 queries , File On.

返回顶部